“大数据杀熟”或许是必然

朋友跟京城烤鸭店的老板认识,但不是很近,所以我们就没有了折扣,去讨价还价又不好意思。这也是“杀熟”吧

1

一个小设想

设想一下,未来科技发展生产出一种药丸,可以延长寿命10年,那么应该定什么价格?

而且数量并不稀缺,就像现在的苹果手机想生产多少,其实就可以生产多少。

定价太便宜不现实,毕竟是好东西,如果订一个天文价格呢?就只有少部分的富豪可以使用。未来也许就是这样,但也许会存在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差异化定价。

比如使用个人资产的1%来订价这种生命的药丸。这样富豪们可以提供生产这种药丸的主要成本和利润,穷人们也能分享科技带来的便利。

毕竟仅仅是富人能长久的活着是无趣的,他们也一定希望自己的厨师,医生和仆人以及他的那些穷朋友一起活着吧。

现代人的平均寿命比过去提高太多了,但是富人和穷人平均寿命的差距相差并不大。红花需要绿叶来配,明星离不开粉丝。富人也一定要跟穷人在一起才能烘托自己的尊贵,他们需要彼此。参差多态是幸福的本源,这是社会学意义上的。就生物学的角度来看,单一物种容易灭绝,丰富的多样性才能持续的创新发展。

我的女儿说那么富人可以重新办一张银行卡,上面少放一点钱,这是小孩子的想法。未来大数据的发展,每个人的资产是透明的。

这是不是存在一个公平问题呢?

同样的商品价格天壤之别,就是因为你有钱就卖给你贵,这不就是大数据杀熟吗?(见2016年9月3号的文章。《有钱就别在乎钱》A类 NO.080)

是的,这也许就是未来的趋势,不管你接受与否。

2

杀熟一直都有

其实未来早就来了,只是比较隐蔽。我们仔细辨认,生活当中有钱人买东西贵的现象太多了。

“杀熟”并不一定是指坑害你所认识的熟悉的人,而是指因为对情况有所了解所以区别对待。大数据的发展就是让这种了解变得更精准,区别对待起来更方便。(文眼✌️)

会员卡

以前是有钱人才能办会员卡,现在更多的是穷人办会员卡。比如药店的会员卡超市的会员卡,还有各种各样商店办的会员卡,其实都是用来拉拢客户的手段。

这些卡都会有积分,有打折商品定期的专供给会员。包括各种团购,拼多多App的使用本质上也是一种会员卡的制度。就是针对特定的人群给予特定的优惠和活动。这些人群当然不一定是穷人,但是要参加活动必然要付出时间和精力。真正的富人是不会把时间花在这个上面的,宁愿简单直接的购买哪怕价格稍贵。这些商品和普通会员购买的商品其实一样,或许有的只是换一个包装,让富人心里好受一点。

就像在超市排队买特价鸡蛋的更可能是老太太和低收入人群。

当你积极的办会员卡,愿意花费精力、长时间排队等待就已经告诉别人,你是一个穷人。或者你是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去获得更便宜商品的用户。

那么剩下的自然是不介意用较高价格去购买商品的人。或者是无法用时间和精力去换取便宜商品的人。富人更不介意价格,只在乎时间的效率;而上班族不得不承受节假日昂贵的住宿和餐饮费用去旅游,不是因为有钱是因为时间上没得选择。

大数据会让这种区分变得越来越容易。你觉得商家会放过谁?

大促销

商场的大促销是激动人心的,其实真正的富人是不屑于参加的。

首先是各种库存商品会趁机倾销一空,就像前两年的房地产,不论什么房型不论什么时候生产的,应该都是被抢购了。

还有许多商品是提高了原价,然后再打折销售,让你感觉便宜。就算真正打折的商品,密集人群拥挤购买,体验也是很差的。这时候服务员的态度往往也很糟糕,你觉得富人能忍受吗?我们购买一件商品,除了它本身的使用价值,购买的场景和体验也是商品价值的一部分。不然为什么五星级酒店那么豪华,服务员年轻貌美,这一切都是算在价格里的。

特权VIP

在芜湖方特梦幻王国玩的时候,花¥100购买一种特权的护照,就可以免去排队游玩娱乐项目。

这是因为有钱人更愿意拿钱去买时间,而没有钱的人更愿意花时间获得金钱。事实上,那怕排队不是特别长,服务员也会夸张地告诉你要等待很久,因为她们看重的,是你愿意出高价、你出得起,那就来吧。🤔

当你愿意购买这种类型的特权VIP卡,一种可能性是你有钱,还有另一种可能性,就是你有特别的需求、急切的需要。

你的行为自然地标注了,你是那种类型的情况,别人自然会区别对待你。

我去小区的菜场买菜,自然比我的爱人买的贵,因为我不会去讨价还价。

所以”杀熟”一直普遍存在,一点不新鲜。

3

“杀熟”合理吗

有特殊急切需求的人,别人卖给他的商品定价更高,虽然价格贵了,但是他会得到优先的照顾那是优先权。

如果他需要的商品缺货,店家会积极的帮他调拨,因为给他的价格利润更高自然更有驱动力。热情相待、笑脸相迎这是大概率的,这是为他付出更高价格的增值服务。

一般情况下,富人不用排队,不用忍受拥挤,不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去购买自己需要的商品,更不用等待它们打折。他们节省的时间会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面。这更有意义的事可以是个人休闲,也可以是生产创造。

毕竟富人的时间效率当然更高,就像约会、吃饭的时候,总是下级等待上级,地位低的等待地位高的也是这个原理。

互联网发展的特性是,资源倾向于头部赢者通吃,它让管理者更方便管理,让贫富差距更大。富人因为互联网的发展获益更多。

那么对富人的区别对待、价格的差异化也许就是一种趋势,这本质上是对穷人的一种补贴跟税收制度是相似的。

技术的发展不可阻挡,而社会的和谐又是我们需要追求的。所以必然会达到一种新的平衡。我们总要理性的乐观,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。

而大数据的“杀熟”也许就是趋势,童叟无欺、同质同价只是过去。我们觉得富人穷人应该同一个价钱购买商品,追求这种表面公平也许才是不公平的。听说在欧洲一些博物馆的门票有多种价格,不同的人根据自身的经济条件选择购买。这就像是自愿的捐献了,根据个人的能力、个人的意愿。

需要公平,更需要平衡。

 

“拒绝”背后的问题

2018年9月儿子参加学校运动会,成绩优异代表班级领奖。图文无关

我有两个朋友认识10多年了,做事踏实、细心,经验和能力都没问题,但是许多时候做出来的成绩却被别人占有。在利益分配这一环节总是处于劣势。他们一个是不善于拒绝,一个也许是拒绝了不该拒绝的;一个沒有自我,一个过于自我。

在我看来:想晋升获得一个有利的位置,有两个途径。

一是拍马屁(从不拒绝是隐性的、低调的拍马屁);

二是坚持自我,装成与那个位置很配的样子,这有时意味着要会拒绝。拒绝一部分,才能彰显突出你坚持的另一部分;拒绝施舍的,才能坚持你该得的。拒绝是力量的体现,比如面对不公平的合作。这本质上是博弈,博弈自然有输有赢。

仅仅具有了在那个位置上的能力是不够的,你还要让别人觉得让你在那个位置,他们能得到更多。大家都明白,有能力的人是很多的,而能够让别人都认可你、形成共识才难。

这时“装”就很重要,毕竟在我们成功之前都是不成功的;在我们成名之前都是不出名的;你无法证明自己,能够胜任你从未做过的职位。

拒绝

在工作中随时准备拒绝别人,是一种威慑、更具力量感,并不一定要事事都say yes。这种力量对下属是权威、对同事是尊重、对上司是独立……

但拒绝又是中性的,无所谓好坏。

对下属合理要求的拒绝是冷漠、是欺凌,只是因为能够拒绝而拒绝;对同事拒绝优先,会孤立了自己、隔绝彼此;对上司的习惯性拒绝,不仅能获得独立,也有可能被抛弃掉。

自由

“拒绝”作为一种态度的选择,本质上是认知的问题。习惯性拒绝和一贯顺从都是放弃了另一种选择的机会和权力,自由度降低。

自由并不是随心所欲,而是能看到还有选择的机会。虽然最终道路只会选其中一条,但这是判断优劣之后的选择,这就是自由了。

如果别的选项没有看到,只是被动地服从,走了你认为这唯一的一条路,你感觉不到自由。哪怕你的选择已经是目前状况下的最优,但你意识不到,就会不满。

自由不同于愿望,只愿朝着理想的方向前进,在与现实的碰撞中一定会蜕变,最终理想走进现实。理想是实现之上的一次跳跃,最终还会落入现实。自由则是跳跃的念头,如果认为一旦起跳,就会落入谷底的深渊、万丈悬崖,那这个念头是不会有的。

认知
现实

认知决定了你现实之上的自由度。这现实就是你所处的时代,你的年龄、你的出生以及你的经济基础。现实是一个内核,认知是辨清自己和外界的互动关系,也包括及时认清自身现实的转变。因为内核变化了,与外界的互动关系自然也会变化。

换一个角度看,也可以把认知当成是核心。现实只是一个实践的场所,不断进化的现实提供不同的场景,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提高认知。

当我们以地球为中心的时候,觉得太阳围绕地球转;可是当我们居住在太阳上观察自然会觉得是地球围绕太阳转。  现实影响了我们的认知,而认知决定我们如何行动。“认知”产生了新的“现实”。

能力

以“现实”出发还是以“认知”出发,这似乎是一个问题。其实现实只是一个舞台是一个基础,我们能够改变的很少。现实更像是广博的知识、海量的数据,而“认知”更像能力。(对现实的了解是无限的,应该适可而止。也就是知识并不是越多越好,就像一个厨师并不是拥有的食材越多就能做出最好的菜。)

对现实的认知以及对我们与外界互动关系的认知,确定我们如何行动。这内在的思考可以算思维力,实践中成长出来的是执行力。能力是这内外两者的综合。

最后

“拒绝与否”的背后是认知

“拒绝与否”似乎是这两种能力的中界部分。内在的思维能力,决定你选择yes还是no来面对具体事件,此后的实践就走向不同的两个方向。不同的实践,自然就产生了不同的执行能力。结果是随机的,毕竟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。

实践之后的反馈、思考,又会形成新的认知升级、进而产生新的现实基础,决定此后的yes or no。

改变我们能够改变的,这显然是认知问题,结果是随之而来的。这就像是在赌博,我们只能以获胜概率最大的方法去选择,结果看天意!

一个人买彩票中奖,并不能证明买彩票中奖是最佳的致富方式。大多时候追求“方法正确”比追求“结果正确”要有效,这也是过程哲学的精髓。

结果导向手忙脚乱,过程导向笃定自由。

“拒绝与否”是过程中常见的选择,认知是背后的决定因素。节流有限,开源无限。认知升级就是为我们开源。[胜利]

体验的价值”装出来

2018年10月2、3日,住在芜湖铁山宾馆。许多国家领导人住过的国宾馆气势非凡,坐落赭山西南角内景花园一样。装得像👍

我喜欢写作,一个路人说我的文章写得不错和王小波欣赏我,听到后的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迪士尼的极致体验管理,是造梦。它让所有人沉浸其中,不出戏。每一个卡通人物的动作和语言都是戏中的表演,而不是提醒你“我随时为你服务,你是我的顾客”。这是升级版的电影啊,看电影是不需要有人在旁边解说的。我们对梦是痴迷的,况且还有别人配合你演戏。这跟在五星级酒店服务员把你当上帝是一样的,因为你出钱请了群众演员,你自然是主角。[捂脸]

出钱买的就是虚幻体验,现实谁稀罕?🤔

体验经济是大势所趋,这是因为物质丰富了,我们就不会仅仅满足于占有物质。获得它的方式、使用它的方式都变得重要起来,这就是体验了。

最简单的,我们不仅要食物可口、还要盘子好看,环境优雅。美女陪伴就不必了容易出事![偷笑]

巨大的棉花糖,没吃就高兴!装得好👍

“装”是因为体验有价值

在实物之上的种种修饰,之前和之后的各种形式本质是“装”。“装”出新的意像,激发新的想象。“装”是因为体验有价值,感受到的就是真实的。(文眼✌️)

以前帝王才能享受的各种仪式,是一种“装”的特权,现在平民化了。我们做不同的事情时,会穿不同的衣服,同时听不同风格的音乐。发型、纹身、行为方式可以随心所欲,别人只能议论却不可以干涉。

所谓自由,也就是装什么都可以。🤭

人生是一场盛宴,国王、公主、乞丐各司其职地演好自己,丰富、精彩才能留给每一个人。

相同会无趣,看到不同就想除掉那是希特勒。专制限制了每一个人的想象力,就是大家必须装成一样的。

我们热爱装,那是热爱生活。我们想成为自己向往的样子,就像追求理想一样,不管成不成功都是一种态度。

“装”只有好坏的区别,没有装不装的问题[捂脸]

芜湖的这顿,辣得不行。装坏了🙀

想不装,才是真的装

出演《蚁人》迈克尔·道格拉斯(Michael Douglas)现在名满天下,可在开始做演员时却表现糟糕。因为有人告诉他“镜头可以辨别出你是否在说谎。”。   因为很相信这个理论,所以,道格拉斯在早期的表演中都非常努力地去寻找,怎么样才能更真实地表演。

越用劲,越不像;越追求真实,越不真实!

直到演出电影《致命诱惑》。在电影里,道格拉斯要扮演一位有婚外情的纽约律师。也就是说,他要在电影里扮演一个说谎的人。这让他突然意识到,“表演最重要的恰恰是说谎。”

道格拉斯因为这个顿悟而获得了解放。他经常隔三差五就会说些谎话,一些无足轻重的谎话,而且没有人会对这些谎言有任何异议。这个念头解救了他,给了他更为自由的表演空间,不再紧张(许多时候制约我们的是自己的思想。)。因为表演就是让观众相信你的表达,表演就是假装,表演就是说谎。”

我们反对说谎,是反对以说谎谋取私利、伤害他人。而真正善意的谎言、风趣的表演、夸张的欢乐谁会拒绝。

我们用想像力超越现实,体验了形象、音乐、思想之美等等。这也许就是艺术的起点。物质有形,而想象是无边的,这是我们能够拥有的自由。

“装”是有高低之分的……

装是创造,真假并不重要

一个杯子,一个菜盘的外型设计就是“装”。许许多多地“装”构成了我们多姿多彩的世界。

无论真实还是说谎都是“装”,都是一种手段,它所达到的目的在电影中是信以为真,在生活中是让人舒服、自在。

让人舒服、自在就是美好体验了。无论当时还是未来,真实不一定美、谎言不一定丑;真实也不一定善,谎言也不一定恶。

也许艺术就是用想象遮住事物的真实,幻化出另外的一面!那一瞬间的美好体验就弥足珍贵,梦醒之后的事再议。

真实是不用追求的,本来就在。我们用“装”改变世界、改变自己,体验生命的丰富和自由。

没有装,我们只能体验自己;装了就能体验他人,进而感受了整个世界。这不是人类独具的能力,但我们最擅长[偷笑]

有一本书叫《游戏力》,(美国的劳伦斯·科恩著)强调游戏在亲子教育当中的重要性,其实游戏不就是装吗?

你的感觉不好,也许就是因为没有装。

记住越装越像😄(唯心主义、唯物主义也是人为定义的)

装是模仿,而模仿就是学习。

这个过程中获得的体验,是最大的价值。

我们对金钱的执着,本质上也是因为金钱可以换来更多的体验。只不过许多时候我们忘记了,舍本逐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