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拒绝”背后的问题

2018年9月儿子参加学校运动会,成绩优异代表班级领奖。图文无关

我有两个朋友认识10多年了,做事踏实、细心,经验和能力都没问题,但是许多时候做出来的成绩却被别人占有。在利益分配这一环节总是处于劣势。他们一个是不善于拒绝,一个也许是拒绝了不该拒绝的;一个沒有自我,一个过于自我。

在我看来:想晋升获得一个有利的位置,有两个途径。

一是拍马屁(从不拒绝是隐性的、低调的拍马屁);

二是坚持自我,装成与那个位置很配的样子,这有时意味着要会拒绝。拒绝一部分,才能彰显突出你坚持的另一部分;拒绝施舍的,才能坚持你该得的。拒绝是力量的体现,比如面对不公平的合作。这本质上是博弈,博弈自然有输有赢。

仅仅具有了在那个位置上的能力是不够的,你还要让别人觉得让你在那个位置,他们能得到更多。大家都明白,有能力的人是很多的,而能够让别人都认可你、形成共识才难。

这时“装”就很重要,毕竟在我们成功之前都是不成功的;在我们成名之前都是不出名的;你无法证明自己,能够胜任你从未做过的职位。

拒绝

在工作中随时准备拒绝别人,是一种威慑、更具力量感,并不一定要事事都say yes。这种力量对下属是权威、对同事是尊重、对上司是独立……

但拒绝又是中性的,无所谓好坏。

对下属合理要求的拒绝是冷漠、是欺凌,只是因为能够拒绝而拒绝;对同事拒绝优先,会孤立了自己、隔绝彼此;对上司的习惯性拒绝,不仅能获得独立,也有可能被抛弃掉。

自由

“拒绝”作为一种态度的选择,本质上是认知的问题。习惯性拒绝和一贯顺从都是放弃了另一种选择的机会和权力,自由度降低。

自由并不是随心所欲,而是能看到还有选择的机会。虽然最终道路只会选其中一条,但这是判断优劣之后的选择,这就是自由了。

如果别的选项没有看到,只是被动地服从,走了你认为这唯一的一条路,你感觉不到自由。哪怕你的选择已经是目前状况下的最优,但你意识不到,就会不满。

自由不同于愿望,只愿朝着理想的方向前进,在与现实的碰撞中一定会蜕变,最终理想走进现实。理想是实现之上的一次跳跃,最终还会落入现实。自由则是跳跃的念头,如果认为一旦起跳,就会落入谷底的深渊、万丈悬崖,那这个念头是不会有的。

认知
现实

认知决定了你现实之上的自由度。这现实就是你所处的时代,你的年龄、你的出生以及你的经济基础。现实是一个内核,认知是辨清自己和外界的互动关系,也包括及时认清自身现实的转变。因为内核变化了,与外界的互动关系自然也会变化。

换一个角度看,也可以把认知当成是核心。现实只是一个实践的场所,不断进化的现实提供不同的场景,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提高认知。

当我们以地球为中心的时候,觉得太阳围绕地球转;可是当我们居住在太阳上观察自然会觉得是地球围绕太阳转。  现实影响了我们的认知,而认知决定我们如何行动。“认知”产生了新的“现实”。

能力

以“现实”出发还是以“认知”出发,这似乎是一个问题。其实现实只是一个舞台是一个基础,我们能够改变的很少。现实更像是广博的知识、海量的数据,而“认知”更像能力。(对现实的了解是无限的,应该适可而止。也就是知识并不是越多越好,就像一个厨师并不是拥有的食材越多就能做出最好的菜。)

对现实的认知以及对我们与外界互动关系的认知,确定我们如何行动。这内在的思考可以算思维力,实践中成长出来的是执行力。能力是这内外两者的综合。

最后

“拒绝与否”的背后是认知

“拒绝与否”似乎是这两种能力的中界部分。内在的思维能力,决定你选择yes还是no来面对具体事件,此后的实践就走向不同的两个方向。不同的实践,自然就产生了不同的执行能力。结果是随机的,毕竟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。

实践之后的反馈、思考,又会形成新的认知升级、进而产生新的现实基础,决定此后的yes or no。

改变我们能够改变的,这显然是认知问题,结果是随之而来的。这就像是在赌博,我们只能以获胜概率最大的方法去选择,结果看天意!

一个人买彩票中奖,并不能证明买彩票中奖是最佳的致富方式。大多时候追求“方法正确”比追求“结果正确”要有效,这也是过程哲学的精髓。

结果导向手忙脚乱,过程导向笃定自由。

“拒绝与否”是过程中常见的选择,认知是背后的决定因素。节流有限,开源无限。认知升级就是为我们开源。[胜利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