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验的价值”装出来

2018年10月2、3日,住在芜湖铁山宾馆。许多国家领导人住过的国宾馆气势非凡,坐落赭山西南角内景花园一样。装得像👍

我喜欢写作,一个路人说我的文章写得不错和王小波欣赏我,听到后的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迪士尼的极致体验管理,是造梦。它让所有人沉浸其中,不出戏。每一个卡通人物的动作和语言都是戏中的表演,而不是提醒你“我随时为你服务,你是我的顾客”。这是升级版的电影啊,看电影是不需要有人在旁边解说的。我们对梦是痴迷的,况且还有别人配合你演戏。这跟在五星级酒店服务员把你当上帝是一样的,因为你出钱请了群众演员,你自然是主角。[捂脸]

出钱买的就是虚幻体验,现实谁稀罕?🤔

体验经济是大势所趋,这是因为物质丰富了,我们就不会仅仅满足于占有物质。获得它的方式、使用它的方式都变得重要起来,这就是体验了。

最简单的,我们不仅要食物可口、还要盘子好看,环境优雅。美女陪伴就不必了容易出事![偷笑]

巨大的棉花糖,没吃就高兴!装得好👍

“装”是因为体验有价值

在实物之上的种种修饰,之前和之后的各种形式本质是“装”。“装”出新的意像,激发新的想象。“装”是因为体验有价值,感受到的就是真实的。(文眼✌️)

以前帝王才能享受的各种仪式,是一种“装”的特权,现在平民化了。我们做不同的事情时,会穿不同的衣服,同时听不同风格的音乐。发型、纹身、行为方式可以随心所欲,别人只能议论却不可以干涉。

所谓自由,也就是装什么都可以。🤭

人生是一场盛宴,国王、公主、乞丐各司其职地演好自己,丰富、精彩才能留给每一个人。

相同会无趣,看到不同就想除掉那是希特勒。专制限制了每一个人的想象力,就是大家必须装成一样的。

我们热爱装,那是热爱生活。我们想成为自己向往的样子,就像追求理想一样,不管成不成功都是一种态度。

“装”只有好坏的区别,没有装不装的问题[捂脸]

芜湖的这顿,辣得不行。装坏了🙀

想不装,才是真的装

出演《蚁人》迈克尔·道格拉斯(Michael Douglas)现在名满天下,可在开始做演员时却表现糟糕。因为有人告诉他“镜头可以辨别出你是否在说谎。”。   因为很相信这个理论,所以,道格拉斯在早期的表演中都非常努力地去寻找,怎么样才能更真实地表演。

越用劲,越不像;越追求真实,越不真实!

直到演出电影《致命诱惑》。在电影里,道格拉斯要扮演一位有婚外情的纽约律师。也就是说,他要在电影里扮演一个说谎的人。这让他突然意识到,“表演最重要的恰恰是说谎。”

道格拉斯因为这个顿悟而获得了解放。他经常隔三差五就会说些谎话,一些无足轻重的谎话,而且没有人会对这些谎言有任何异议。这个念头解救了他,给了他更为自由的表演空间,不再紧张(许多时候制约我们的是自己的思想。)。因为表演就是让观众相信你的表达,表演就是假装,表演就是说谎。”

我们反对说谎,是反对以说谎谋取私利、伤害他人。而真正善意的谎言、风趣的表演、夸张的欢乐谁会拒绝。

我们用想像力超越现实,体验了形象、音乐、思想之美等等。这也许就是艺术的起点。物质有形,而想象是无边的,这是我们能够拥有的自由。

“装”是有高低之分的……

装是创造,真假并不重要

一个杯子,一个菜盘的外型设计就是“装”。许许多多地“装”构成了我们多姿多彩的世界。

无论真实还是说谎都是“装”,都是一种手段,它所达到的目的在电影中是信以为真,在生活中是让人舒服、自在。

让人舒服、自在就是美好体验了。无论当时还是未来,真实不一定美、谎言不一定丑;真实也不一定善,谎言也不一定恶。

也许艺术就是用想象遮住事物的真实,幻化出另外的一面!那一瞬间的美好体验就弥足珍贵,梦醒之后的事再议。

真实是不用追求的,本来就在。我们用“装”改变世界、改变自己,体验生命的丰富和自由。

没有装,我们只能体验自己;装了就能体验他人,进而感受了整个世界。这不是人类独具的能力,但我们最擅长[偷笑]

有一本书叫《游戏力》,(美国的劳伦斯·科恩著)强调游戏在亲子教育当中的重要性,其实游戏不就是装吗?

你的感觉不好,也许就是因为没有装。

记住越装越像😄(唯心主义、唯物主义也是人为定义的)

装是模仿,而模仿就是学习。

这个过程中获得的体验,是最大的价值。

我们对金钱的执着,本质上也是因为金钱可以换来更多的体验。只不过许多时候我们忘记了,舍本逐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